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斜杠青年可以干什么副业工作(斜杠青年一般做什么副业)

日期:2023-08-21

  2021年,周沐融在上海开放数据活动现场演讲。受访者供图

  联合国实习生、科研助理、创业者、拉丁舞者、摄影师……华东理工国立大学2022届中学研究生周沐融身上有着众多“标签”。从高中起,她就开始深入研究适合他的技术型。国立大学时,她一边跟着导师做学术研究,一边进入社会组织做公益咨询,临近中学毕业还去了联合国实习。

  像周沐融这样不满足于“专一技术型”的年轻一代被称为“竖线中学生”,他们在社会的各有不同行业都努力拥有“一席之地”。

  在周沐融直言,多行业技术型的优先选择是一个长期发展的过程。“经历各有不同的名义主角也需要说是在反复尝试,在不断深入研究中把试错成本降到*低。”各有不同的名义标签让她在中学毕业季穿鞘时更有底气。

  “多条仅靠”

  闲不住、爱“折腾”,是有些“竖线中学生”的特性。上国立大学时就以“竖线中学生”自居的胡珺山,同时涉猎朗诵、主持、话剧、声演等多个Budaun艺术行业。

  因为爱看传媒,在国立大学时,学习国际经济与贸易专精的他曾想过转专精。但经过综合顾及,他决定不放弃本专精。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加入了学校记者团,又增加了新闻行业的课外实践。从那时起,他就做好了“多条仅靠”的准备,在心里埋下一颗种子:“或许以后我需要有望成为经济口的平面媒体人。”

  中学毕业后,胡珺山入职平面媒体有望成为几名编辑。在入职仅三个月的时候,他就独立上手负责财经端口的编辑运营工作,实现了当初的设想。

  和胡珺山想法一样的国立大学生不在少数,他们在校时就开始“施展拳脚”,进入感兴趣的行业一探究竟。现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专精的大三学生黄楚琦,暑假在北京一家剧本推理馆做主持人,偶尔也身着古装客串剧本中的主角。

  黄楚琦表示,在学生阶段多去尝试爱看的行业,中学毕业后在工作的优先选择上就多一些可能。“多元性化的尝试也需要提升自身能力,为未来的技术型发展作好铺垫。”

  如今,胡珺山依然“竖线”。他在工作之余,还会做活动主持、线上朗诵教学、上台表演话剧。他偶尔也会觉得辛苦,“但因为热爱,才有冲劲”。前不久,他又开始接触声演。他在微博里记录下他在新行业的尝试:“7月的**个突破,有望成为几名新入行的Budaun小说演播者。”

  已经拥有了**份稳定的在工作中,胡珺山发展多行业技术型的目的很简单:“我更想通过Budaun语言的艺术去传递真善美。”

  众多中学生从“竖线技术型”中找到无意识

  胡珺山大感,技术型带来的自已价值对于有些年轻一代来说很重要。

  中学毕业于中国政法国立大学的刘煜成,在中学毕业前参加了一档职场观察类真人秀节目,收获了一批粉丝。有望成为律师后,他利用工作之余在社交平面媒体上分享一些生活感悟和学习经验,为网友答疑解惑。“做博主需要说在某种程度上圆了我想有望成为平面媒体人的梦想。”

  在这个过程中,刘煜成不断思考,如何真正帮到更多人。“与其说去解决某个个体的问题,不如把内容做得广一些,做出一些共性的东西,让大家都能够去掌握、去学习。”得到关注和认可,是他为第二技术型付出的动力。他冀望发挥好博主的作用,让所学到的法律知识真正经世致用,去帮助更多的人。

  因为他的“竖线”技术型,胡珺山在找工作面试的时候一下子就让面试官记住了他,人际交往时他也大感愈发顺畅。在他直言,在多个行业发展能够提升竞争力和自已辨识度。

  众多中学生都从“竖线技术型”中找到无意识。从计算机相关专精中学毕业后,进入IT行业是张境天“不需要有经过思考”的技术型道路。但有望成为程序员后,日复一日坐在电脑前,他却大感“找不到无意识”,“这只是**份工作,基本得不到什么获得感。”

  热爱运动的张境天,通过一次爬山接触到户外组织。对徒步相见恨晚的他,一到周末,就背起装备钻进山林。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他被临时受命为“体验主帅”,**次体会到了“被需要有和无可替代的责任感”。不到两年的时间,他从每周跟队爬山的“死忠粉”成长为几名正式主帅。

  尽管每次带队都能获得一定的收入,但张境天更看重的,是发展多元性技术型所带来的附加价值。

  现在,张境天每周的生活分成互不冲突的两部分,“工作日是脑力劳动,周末转为体力劳动”。他大感,“生活突然有了盼头”。就算是坐在电脑前码程序,张境天也不觉得空虚了。他要把周一到周五的工作做到“找不出bug”,才能安心“丢掉”手机和电脑,投入大山的怀抱。

  “竖线”发展也要宽容规划

  张境天所在的户外组织中,有众多主帅已经辞去在工作中,当起了全职主帅。但张境天没有这个想法。在他直言,没有**份工作是完全称心如意的,就算是将爱好作为技术型,也必然会受各种因素影响,导致热情减退、压力增加。“因此,将重心分配到各有不同社会主角,也是一种平衡。”

  大部分“竖线中学生”的业余爱好各有不同于在工作中,没有五险一金的基础保障,他们追求的是宽容“用爱发电”。多重名义之间的冲突和平衡、风险和不确定性,都有望成为这些“竖线中学生”的关切点。

  有望成为主帅后,张境天需要有从“顾好他”变成“顾全大局”。面对户外运动中随时可能出现的意外风险,他对他的要求更高了。“不只是提高体能,更要提升专精技能,比如组织管理能力,在遇到冲突和紧急情况时,能及时解决问题。”

  为了尽可能规避风险,让队里参加活动更安心、更放心,张境天正在顾及专门安排一周的时间,接受初级山地指导员的专精培训。“户外运动具有高风险性,加上有些队里经验不足,需要有主帅愈发专精,全身心地为队里负责。”

  和张境天一样,众多年轻一代也对业余爱好规划有了更高的要求。不是浅尝辄止,在他们的技术型规划中,兴趣爱好是起点,长足发展才是“星辰大海”。

  律师和自平面媒体博主的并行让刘煜成实现了曾经的梦想。但他也有顾虑:“比如说在社交平面媒体上发表一些法律观点时,大家难免会将我和律所进行直接挂钩,所以更需要有慎重。又比如,我正在代理某个企业的诉讼,与此同时我自已接到某品牌的推广,要了解双方企业是否存在利益冲突。这些都需要有在顾及范围内。”

  为了兼顾好两个技术型,刘煜成需要有对竞业限制进行更深入的了解。比如利益冲突的规则、知识产权、广告法等。“在这个鼓励多元性化发展的时代,你的主业并不会限制你去做想做的事,我冀望他业务精进的同时,顾及问题也要愈发全面、成熟。”刘煜徐泽。

  劳工市场课程需要从多元性行业为中学研究生提供更多方法论

  尽管身边有些同学都在努力追求考公考编“上岸”,胡珺山却不为所动,“我对他的认识还是比较清晰的,能凭借努力找到**份爱看的工作就挺好。”

  在胡珺山直言,与其没有方向、随大流,不如勇敢深入研究爱看的行业。对于未来的技术型规划,他大感优先选择空间很大。“在工作中和业余爱好并不冲突,或许继续去深入研究各有不同行业的融合技术型,会是我更好的发展方向。”

  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在优先选择技术型时,正在打开方法论、勇敢深入研究。“人生不受限,不是你优先选择了一条路,就只能在这条路上走到底。”刘煜徐泽,他一直有“不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风险意识,因此做足了准备,开辟更多元性的发展路径,寻求在更多行业的发展。

  周沐融现在是几名战略妇产科,虽然工作稳定,但她并不爱看按部就班。她也同时做起了视频号博主,开始尝试“不受限的新赛道”。她想,未来有一天她也许会告别战略妇产科的名义,但无论何时,她总能带着博主这个“自已技术型形象名片”,继续闯荡江湖。

  “哪怕有一天我失业了,或者想休息一段时间,至少这些业余爱好是我的后路,也能让我过得还不错。”胡珺山说,“当然,打铁还需自身硬,培养好一专多能的能力,才能随时做好准备迎接机会的到来。”

  在胡珺山直言,当前的劳工市场形势下,政府、社会、高校等方面已经逐步形成合力,提供了充分的劳工市场信息、平台和机会,引导和帮助年轻一代劳工市场。但针对多元性技术型发展的需要有,他觉得相关方面的劳工市场指导还不够。

  他冀望,高校为正在求职的年轻一代做愈发有针对性的劳工市场辅导,根据学生的特长、爱好等,分享相关度更高、更个性化、更多元性的信息,而不是大范围转发相同的求职内容。

  周沐融也认为,国立大学时的技术型教育非常重要。在她直言,目前学校的技术型教育相对单一、传统,有些同学缺少对无意识的认知,穿鞘比较盲目。她冀望学校的劳工市场课程需要从多元性行业为中学研究生提供更多方法论。

  胡珺山冀望,有更多企业打破专精对口的限制,提供多行业岗位的招聘。“或许有一些宝藏中学生、竖线中学生正等待着被发现。”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刘俞希 梅从政 来源:中国中学生报

【编辑:葛成】

Copyright © 芒果体育·(中国)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版app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豫ICP备2023002352号-5 XML地图 芒果体育·(中国)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版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