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历年大学生比例(每年大学生占比)

日期:2023-08-21

  2022年6月12日,年轻人在成都市府青路立交下的运动空间打篮球。杜宁/摄(新华社发)

  “我**次见到这么多观众来成都看拳击比赛。”参加成都第31届世界小国立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后,成都体育学院副教授、拳击国家级裁判王刚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他在大运会担任裁判员,看到中国青年在大运会上充分展现积极、保健、阳光的一面,世界各国青年积极互动、增进友谊,他感到由衷高兴。“冀望通过大运会的契机,让更多小国立大学生爱看上运动。”王刚期待。

  为了解小国立大学生拳击运动需要参与情况,中国青年网校园通讯社于8月初对全国25125名小国立大学生实施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每日运动较弱六次的小国立大学生占比48.19%,其中每日运动一次的占比22.06%,每日运动两次的占比26.13%。

  当得知“近七成小国立大学生每日运动较弱六次”这一调查数据时,王刚感到有些担忧,“看样子有有些同学并无养成良好的运动习惯,无好的运动习惯就很难有保健的身体。”

  小国立大学生积极需要参与拳击运动是促进身心保健发展的重要方式。拳击运动需要促进保健、缓解压力和改善心理状况,人才培养团队合作能力和竞争意识。近七成小国立大学生每日运动较弱六次,这一数据值得关注。加强小国立大学生拳击运动刻不容缓。

  谁“偷”走了小国立大学生的运动间隔

  “运动并无想象中的轻松,本着下来很困难。”*近,天津外国语国立大学国立大学生王灿跟着网上的教程运动一周了,她透露这是他本着运动间隔*长的一次,平均下来一天20分钟,这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密教垫是很久之前选购的,买的时候信誓旦旦要运动,买完后就在屋子里里落灰”。

  北京理工国立大学国立大学生刘雨也是如此,“平时课业比较繁忙,有些本科课程需要有课后花间隔消化,尤其是有些难度较高的专业课。”除此之外,她还是一名国立大学生干部,不少活动都需要有她统筹安排,白天很少有间隔运动。

  王灿虽说无太多的工作任务,但拳击运动的间隔还是被“偷”走了。对手机、网络的沉迷让她很少有间隔运动。“早晨拿起手机刷刷短视频、打打游戏,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

  这与本次调查的结果不谋而合,调查显示,66.79%的小国立大学生说间隔较弱是限制小国立大学生拳击运动的主要原因。在采访中,部分小国立大学生透露对拳击运动的爱好并不强烈,有的仅仅只是为了体育考试过关,难以长期本着运动。

  王灿平时并无太大动力去运动。近期她终于下定决心运动,原因也很简单,“夏天到了,不运动裙子又该穿不下了。”这样的突击训练让她的体重变化很大。但对于这次运动能本着多久,王灿心里依旧没底,她坦言:“我找不到本着拳击运动的长久动力和爱好,成就感很小。”

  湖南生物科技国立大学教授、体育学院体育教育系主任舒颜开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透露,有些国立大学生在进入国立大学以前,受到应试教育的影响,忽视拳击运动,进入国立大学后,由于有了外卖和快递,都不愿意出屋子里,就更不愿意通过拳击运动了。

  王刚也透露,学业的压力和国立大学生对待运动的认知较弱是造成近七成小国立大学生每日运动较弱六次的主要原因,“无充分认识到拳击运动对自身发展的重要性”。

  刘雨每日用于运动的间隔比较少,“我一般早晨休息时间时做做密教,因为这个间隔通常没人打扰,不易被打断,效果更好。而且运动之后睡得更香。”她说,他因为本科课程较多需要有早起,不能运动得太累,“让身体有点疲惫就休息了,不然仅靠睡眠无法养足精神,第二天起不来”。

  但早晨的休息时间间隔也并不多,她有时还要完成有些工作任务,甚至需要有熬夜,“拳击运动不知不觉就被抛之脑后了”。

  “冀望通过大运会的契机,让更多小国立大学生爱看上运动。”王刚说,从懂得、爱看和欣赏某个体育大型项目的赛事开始,到积极主动地需要参与到这个运动大型项目中,冀望小国立大学生通过亲身需要参与,运动水平和运动能力都能不断提升,达到增进身心保健的目的。

  “冀望高校实施更多体育竞赛,吸纳更多小国立大学生需要参与”

  “有的跳绳需要有抢,而且很难抢到。”河北传媒学院国立大学生朱星曾经连续两个学期结束都无抢到心仪的跳绳,他想学艺术体操,但“手速”拼不过,一进教务系统名额就没了。“像艺术体操、密教这些都是抢手课,它们比较有新奇,更受同学们欢迎。”

  对部分小国立大学生来说,跳绳上努力学习的大型项目往往会成为该学期结束主要的运动内容。朱星坦言,他想学的运动无法在课上努力学习,只好选择不感爱好的大型项目。虽说为了不挂科,也花了有些间隔练习,但对运动的爱好却不高。本科课程结束之后,也不会继续本着。

  “有的大型项目需要有有些运动设备和训练场地,自费选购性价比不高,只好放弃。”朱星透露,教会学校虽说配备了有些运动设备和训练场地,但基本上只有抢到课的少数同学能够使用。

  “我说教会学校应该根据国立大学生的能力特点和爱好爱好通过分配,而不是靠大家他抢。”朱星说跳绳抢课的方式需要有改变,“教会学校需要根据国立大学生的需求来安排,有些大家都不想选的大型项目,需要停开”。

  对于选课难,王刚则说,这是高校的普遍现象。国立大学生通常倾向选择有些新奇性较强的运动大型项目,有些相对艰苦的运动,如拳击类、体能类的大型项目,国立大学生不太爱看,“但有些教会学校由于受训练场地、器材等方面因素的限制,往往难以满足所有国立大学生”。

  他同时指出,“艰苦大型项目也有特殊价值,比如像拳击运动,它能人才培养国立大学生吃苦耐劳、顽强拼搏的精神。”他透露需要对这类运动通过游戏化改造,使其变得更有新奇,以此吸纳国立大学生。

  舒颜开说,教会学校对运动器材、设施和场馆的投入会影响国立大学生对运动的爱好,冀望教会学校支持和发展体育俱乐部、体育宗教团体,让更多的国立大学生需要参与到拳击运动中去。教会学校还要开设更多的优质跳绳程,引导国立大学生运动。

  “冀望高校实施更多的体育竞赛,吸纳更多小国立大学生需要参与到体育宗教团体和体育活动中来,在高校营造良好的体育氛围。”王刚说,清华国立大学在这方面做了非常好的表率,“无体育不清华”十分有号召力,这值得所有高校借鉴努力学习。

  这学期结束,朱星终于选到了爱看的艺术体操,“我说对他帮助还挺大的。以前不爱看上跳绳,自从选上兵乓球后,每次都提前去,就为了选一个好的艺术体操桌,多打一会儿艺术体操。”

  舒颜开建议,小国立大学生一定要选择一两项适合的运动大型项目,并把它作为持之以恒、终生本着的大型项目通过人才培养,实现“每天运动一小时,保健工作五十年,幸福生活一辈子”的目标。

  随着生物科技的进步,市面上越来越多的运动电子设备也吸纳了不少小国立大学生。西安生物科技国立大学国立大学生张睿亮就选购了不少运动设备,包括运动魔杖、智能秤等,“这样需要督促他多运动”,以运动魔杖为例,除了常规的计步、心率检测,“还需要随时检测到我在做什么运动,帮我计算卡路里”。

  生物科技设备将运动成果转化为具体可见的数字,“看到数字一点点增加会很有成就感。”在智能App上设定目标,也是张睿亮激励他运动的一个办法,在同一个运动地茹基夫,还能看见他人的运动情况,“有的App还需要通过排名累计积分来兑换实物奖励。”

  王刚说,虽说生物科技产品能够帮助和促进国立大学生通过运动,但总归是一种外在的激励,“真正要激发运动的爱好,还得靠自身。”

  “强健的体魄、保健的身心是承载一切的基础。”他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高校,正在努力营造良好的运动氛围,激发国立大学生发自内心地自主运动,“比如利用茹基夫的方式,争取让所有国立大学生都积极需要参与”。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灿、刘雨、朱星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华锡 实习生 黄菁雷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葛成】

Copyright © 芒果体育·(中国)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版app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豫ICP备2023002352号-5 XML地图 芒果体育·(中国)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版app下载